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谋杀夫夫的日常生活

谋杀夫夫的日常【别信】
一个多月没产粮已经没有文笔可言了,别乱点

  威尔把袖子卷了起来,温热的血顺着手指向小臂流去。他的单鞋被雨水泡得开了胶,咧开嘴大笑着不断地吞咽着那些泥水,雨水在他凹凸不平的脸上肆意地流着。该死的雨让他不得不放下架在胳膊上的尸体去拨开那些紧贴在头皮上的卷发。

他拉开车门,把僵直的猎物塞进后座。那该死的尸体将后座打湿。

“汉尼拔,这是最后一次”

   水从黑色的牝鹿状的花洒中涌出,冲刷着威尔赤裸的躯体。他仰起头,让温热的水流漫过他的口鼻,一种窒息的快感刺激着他的神经。

 “够了,威尔。”那双手关上了水阀,将最后一点余温从威尔身边带走。

  威尔卧在沙发里,汉尼拔的毛衣被他当成毛衣裹在身上,炉火静静地吞噬着那一小截木条,温斯顿趴在他的脚边缓慢的呼吸着。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温斯顿的肚皮,他希望汉尼拔不会在意温斯顿把那些可爱的绒毛不小心留在了他的地毯上。

  温斯顿的呼吸渐渐平缓。威尔不知道他的老伙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睡。他脱下汉尼拔的毛衣盖在温斯顿身上,那可怜的老伙计翻了个身,将绒毛蹭到了威尔蜷曲而又蓬松的发上。

  威尔跨过温斯顿,站在壁炉前,注视着火光下那具布满疤痕的躯体,那道画在他腹部的嘴巴依旧狰狞地笑着,嘲笑他的罪恶和他的愚蠢。

 那种窒息感又开始在他的胸口蔓延。那些血液好似从他的脸颊上溢出,填满他的口鼻。他看到黑色的牝鹿站在他的面前,用鸦羽掩埋了壁炉里的最后一丝光亮。

现在,他置身黑暗。

  那头牝鹿此刻正立在他和汉尼拔的那张双人床边舔舐着他的手指。床边象牙色的骷髅头盯着威尔吞下最后一点安定剂。威尔的脑袋开始变得迟钝,墙上那一幅巨大的春开始扭曲变形。他将那颗骷髅头凑近在面前,抚摸着它,把他温热的唇按在那颗冰冷的骨头上

“晚安,汉尼拔”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