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快乐王子

拔杯黑童话/极度ooc/痴汉杯/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在巴尔的摩的中心,屹立着汉尼拔•莱克特的巨大塑像。他的三件套表面覆盖着一片片赤金的叶子,他的眼睛含着两颗晶莹的棕色宝石。

 

   他备受仰慕。“他像风向标一样美丽”富兰克林发表看法说,这位将西装撑得紧绷绷的市议员说,他沉迷于汉尼拔的眼睛和包裹在三件套中的完美躯体。

  巴尔的摩的人们崇拜汉尼拔•莱克特,羡慕他的快乐与美貌。乞丐和孤儿院的孤儿称赞他天使的容颜,但是汉尼拔•莱克特却深深厌恶着他们。

 

 一天夜里,这城市里飞来一只叫做威尔的小燕子。他的朋友阿娜拉六个星期前飞往温暖的埃及去了,但他耽搁下来,因为他的脑炎使他的翅膀没有了力气。

 威尔飞了整整一天,天黑时来到了巴尔的摩这座美丽的城市,他的朋友——住在警 局门前的歪脖树上的乌鸦杰克正在等他。

 一颗子弹穿过威尔的翅膀,他低下头,那是一个举着枪的男人和他的女儿,“Abigail”男人叫着那个女孩,可小女孩只是颤抖着用无辜的大眼睛盯着他,他感到翅膀渐渐无力,他努力地扑打落在了汉尼拔•莱克特的两脚之间。

“他的三件套就像太阳的光芒”威尔四下打量一番,悄悄跟自己说,然后准备睡觉;可是他正要把脑袋伸进翅膀下的时候,一阵大笑却从他的头顶传来。

 威尔警惕地抬起头,却发现汉尼拔•莱克特正用镶嵌着棕色宝石的眼睛盯着他。

 

  威尔打了个哆嗦,汉尼拔的眼睛充满着嘲讽,他决定飞走算了,可是他还没有张开翅膀,汉尼拔•莱克特却轻轻地呼唤着他。

 

 “Will”他的嗓音仿佛来自遥远的欧洲,让他想起那些花园中的玫瑰和丛林中的牡鹿,威尔觉得爱慕填满了他的内心。

“你是谁呢”威尔轻轻地问到。

 “我是Hannibal Lecter,快乐王子”

  威尔用脸颊蹭着汉尼拔修长的双手“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

  汉尼拔笑了,在月光下他的脸颊是如此美丽“我活着的时候”汉尼拔的眼睛在看到那对他屈躬行礼的乞丐时,将眼睛望向他只可怜的燕子,他小小的身躯让他第一次感到温暖。“我总是想找到当我可爱的小妹妹孤独地死去时的那种感觉,可是富兰克林却把我脸上雕刻出该死的笑容,我唯一的感情就是快乐”忧郁充满着汉尼拔的眼睛,可是那依旧不是他想要的感情。

 

“他可真是彬彬有礼,连说说个人意见都细声软语的”威尔自己思忖道。

 

 “在远处”汉尼拔接着软声低语地说道“Hobbes轻轻划开少女的身体,享用着她们,用我的短刀插入他的胸膛吧,我们曾经是朋友,或许我会感觉到Misha在我面前阖上眼睛时的悲伤。”

 “有人在埃及等我”威尔说,“Alana正在尼罗河上掠过,她会衔起一朵荷花放在我们的爱 巢旁。”

“威尔,威尔”汉尼拔说,“你愿意和我呆一晚上,陪我想想我可爱的妹妹吗,Hobbes正将他的女儿当成诱饵,让那可怜的女孩上钩。”

  威尔拍打着翅膀,他想他已经可以继续飞行了,他盯着汉尼拔的眼睛“我想我会留在这里一个晚上,让Hobbes的血洗刷他的罪恶,但我不会允许他玷污你的短刀。我会用子弹穿过他的胸膛就像他对我的翅膀做的那样。”

 “谢谢你,我亲爱的Will”

 于是,威尔亲吻了汉尼拔的眼睛,飞过城市上空。

  霍布斯家的大门被警 察包围着,威尔看见霍布斯将刀架在女孩的脖子上,杰克蹲在黑人警官的肩头。

 威尔冲过去,他撞上了警官握着枪的手,子弹穿过霍布斯的胸膛,威尔听见杰克在大叫,女孩的脖子被划开,她的大眼睛盯着威尔,血从她的脖子喷出,染红了威尔的翅膀,他想去帮她,但是她漂亮的脸蛋却变得苍白,她绿色的眼睛永远地合上了。

 威尔跌跌撞撞地飞到汉尼拔身边,“我爱的女孩死了”,泪水划过威尔小巧的脸庞,可汉尼拔的脸上依旧是完美的微笑。

  “我还是感到快乐”汉尼拔失望的语气让威尔感到寒冷,他抖动着僵硬的翅膀,他已经忘记了怎么控制它们,“我会让你感到悲伤的”威尔乞求着“再给我一个晚上吧,我的翅膀已经冻僵了。”

 汉尼拔低吟着来自欧洲的古老诗歌,威尔睡着了。

  威尔醒来的时候汉尼拔正接受富兰克林的跪拜。威尔从富兰克林眼中看出了一种狂热的爱恋,他感到有些嫉妒。他扇动着他的翅膀,向坐在水池边的学生飞去。

  学生惊喜地看着威尔,他抚摸着威尔的翅膀,学生的面孔映在水中,那种年轻是汉尼拔所没有的。学生用衣服的一角将威尔的翅膀捆住,廉价却柔软的布条上用丝线绣着“马修”那大概是学生的名字。

  “我的威尔,我可怜的威尔”汉尼拔低吟着他的名字,威尔感到自己充满了力量,他从学生的怀抱中挣脱,他飞向了他太阳般闪耀的朋友。

 但是那太晚了。富兰克林看到了他,看到了那只匍匐在汉尼拔脚边的燕子。

 

 一颗铅弹穿过了威尔小小的身体,他的尸体渐渐冰冷,他蓝色的眼睛充满爱慕地望着汉尼拔的眼睛。他的血染红了汉尼拔镶满金叶子的双脚。富兰克林抬起头望着汉尼拔,但是他失望了。

汉尼拔•莱克特的脸上没有了微笑,一滴泪水滑过他金色的脸颊,滴落在他可爱的威尔精致的脸庞上。

“不”富兰克林难以置信地看着汉尼拔的泪水,他的脸颊因为气愤而涨得通红。他让工匠将赤金的叶子从汉尼拔的三件套上扒下,他亲手取走了那两颗棕色的宝石,汉尼拔•莱克特的巨大塑像被送到巨大的火炉中融化。

 “真是怪事啊”工匠看着那一颗未被融化的铅心,灰色的铅心那看极了,他把那颗铅心丢在了一旁的垃圾箱中,挨着那只可爱的燕子。

Fin.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