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红色之子(四)

  我为什么忘了保存(微笑脸)
 
   布鲁斯拉了拉斗篷,用腿加紧胯下的马儿,他将缰绳拽得更紧,马甩了甩尾巴发出低沉的嘶鸣。月亮出来了。

  布鲁斯回过头去,哥谭依旧屹立着。坐在王座上的卡尔的军队不断逼近,大地的轰鸣声渐渐响起。布鲁斯攥紧了手中的剑。

  蹲坐在树枝上的猫头鹰被惊起,拍打着厚重的翅膀,几片羽毛轻轻飘下,被染成了红色。

    布鲁斯感到虎口微微发颤。他唯一能看见的就是眼前的一片银白。一把剑猛地插进他的肋骨之间,布鲁斯感到一股暖流从体内涌出。他转过身,将剑插进那人的胸膛,血溅在他的脸上。布鲁斯看见那人无助地倒下,盔甲和大地碰撞发出低沉的嚎叫。滚烫的鲜血滑过他的脸颊滴落到地上,他舔了舔冻僵的唇,有一股腥甜的味道。

   卡尔将头埋在路易斯的双膝间。钟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响。

   露易丝抚摸着卡尔的脑袋,她怀念那个叫克拉克的小镇男孩。门被无情地推开,卡尔缓缓坐起,带上了王冠。

   迪克一边拖着只剩一条腿的尸体一边监视着杰森,以防他从那些战死的尸体上偷走匕首或其他的东西。雪混合着凝固的血开始融化,迪克仰起头,微风吹过他的脸庞,“春天来了。”

评论
热度 ( 2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