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The great Lecter

了不起的盖茨比au……我真是什么都能写出来……

  他靠在那儿,背后是巨大的涂鸦,那鲜艳的颜色和猥 亵的字眼被黑影遮住。

  酒一点点滑过他的喉咙,那种缓慢让他焦躁不安。他把身上姑且称之为衣服的破布裹得更紧,地铁呼啸着从他头顶掠过,那阵轰鸣快要将他的耳膜震碎。

 酒瓶被他扔在地上。最后一口酒顺着瓶口滑落,滴在地上然后消失不见。巨大的黑影投映在他面前,像一只巨兽向他扑来,却只是贪婪地舔舐着地上破碎的酒瓶,当他靠近时匆忙地钻进一旁的洞口,只留下小半截细长的尾巴被他踩在脚下。

   他停住脚,对面的别墅依旧清冷。没有一丝光眷恋着那座曾经金碧辉煌的豪宅。那些金靡纸醉的岁月被刻在墙上,在某个清晨被挖掘机的轰鸣声吵醒,变成废墟。

  他脸上的疤痕开始瘙痒起来,它们隐藏在他浓密的胡子间,有着粉嫩的颜色。那是那个人留给他唯一的东西,它们承载着他所有关于Dr.Lecter的回忆。

  Will来到纽约时,第一片枫叶飘落到地上。他的房子临着海,对面是巨大的桥洞,地铁轮流从上面跑过。他在地铁的轰鸣中醒来,他的邻居想必也是如此。

评论 ( 1 )
热度 ( 9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