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战争

 分裂杯x主治医师拔,日常短小

   亚当把脸贴在车窗上,他看着那些尖顶的房子不断被甩在后面,一只鸟站在房顶上盯着他,他笑了。但是那该死的面具将他的脸卡死,他放弃了,把头垂了下来,盯着束缚衣上的扣子。

 医院的走廊像一条没有尽头的甬道,惨白的墙上印出巨大的黑影,威尔盯着脚下一条又一条黑色的印子,依稀能看见半凝固的褐色血液从一旁的栏杆滑落。

 威尔跟着护工走过弯弯曲曲的走廊,停在了发着霉味的病房前。栏杆已经上了锈,威尔可以想象到上一个在这间充满绝望的病房里自杀的病人的血滴落在地上绘成一张巨大的微笑的脸……

 亚当蜷缩在黑暗里,铁皮贴着他的头皮,他偷偷'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费力的把从糖纸上它抠下,塞到嘴里。糖一点点地在嘴里融化。威尔把眼睛贴在面前的铁皮上,实际上他不用那样做——四周的铁皮紧贴着他的身体。他用那只灰蓝色的眼睛透过铁皮被掏空的地方向外看去,只看到继父笑着将那只烧焦的狗扔到他的面前。他大叫起来,继父向他走过来,踩碎了那只狗酥脆的脑袋……

  “该死的”守卫将威尔从床上拽起来,警棍抵着威尔的脖子。威尔的鼻子蹭在墙上,墙灰飘进他的鼻子里,让那敏感的鼻子隐隐发痒。

  皮鞋的声音缓缓的飘进威尔的耳朵,他可以闻到那股来自东欧的味道。警棍从他的脖子上撤下,威尔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人,“晚上好,Dr.Lecter”

评论
热度 ( 7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