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红色之子(三)

  第二章

我就只能梦想王冠来构筑我的天堂了,在我有生之年,我将视这人间为地狱,直到有朝一日托着我这颗脑袋的畸形躯干上箍上一顶荣光闪闪的王冠为止。——《亨利六世》

  皮靴在地毯上来回踱着,棕色的熊皮地毯被壁炉里的火熏的发黑。那曾经是一头巨大的熊,被他的祖辈用长矛刺穿了胸膛,那些油腻的肉早已顺着弯弯曲曲的肠子排到那污秽之处了,只剩下油亮亮的皮毛被做成了地毯,如同那无数位被雕刻在巨大岩石上的祖辈,他们的灵魂早已浸泡在牛油里,只剩下臃肿的空壳。

 卡尔停下了步子。他望着面前的油画,他的祖辈们被定格在此处,他或许也会和他们并排挂在墙上用冰冷的蓝色眼睛注视着他的后人,看着他为反抗军忙得焦头烂额。

  那是最好的结局了,卡尔想着。实际上或许在明天早上,那些该死的暴民就会闯进他的宫殿把他粗暴地从床上拽下来,押上囚车,然后在某个下着大雨的早晨把他的头颅挂在城墙上,让乌鸦啄食他的眼睛。

  卡尔为自己的想象赞叹着。他把身上袍子裹得更紧,王冠上的宝石透过镜子反射出的光线让该死的宫殿显得更加阴冷,他用皮靴狠狠地踹向一旁的仆人。那可怜人赶紧颤巍巍地爬向一旁的壁炉,把木柴全都堆在它的肚子里。炉火被熄灭,却又猛地吞噬着木柴。

  卡尔站在壁炉前,看着木柴被火焰一点点吞噬,他牵动着嘴角,看着火光慢慢窜起将镜子里的王冠吞噬。

    哥谭有着漫长的冬天。迪克靠在城墙上,把烈酒灌入喉咙。他皱了皱眉,烈酒的味道远没有他想象的好,他只能感觉到火从喉咙一直烧到了胃里。

   温暖的熊皮被他裹在身上,迪克用布条把它们勒得更紧。那是他唯一一件衣服——对于那些曾经潦草地裹在他身上的破布来说。哥谭不是这个王朝里唯一一个独立的城邦。那些虎视眈眈的贵族正盯着坐在王座上的皇帝等着给他致命一击,当然这前提得是这个王朝只有一位国王。

  寒风跑过迪克的耳边,他又灌了一口酒,尽管他知道哨兵的任务是保持清醒,可是很显然那该死的风不然他这么做。他将身子埋在城墙上的雪里,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城外的苍茫。

   “嘀嗒嘀嗒”墙上的钟摆动着,布鲁斯暴躁地将手中的笔扔向不远处的壁炉里,然后瘫坐在椅子上看着头顶上的错综复杂的痕迹。

   他能听见那些冰冷的长矛被插进他的战士们的身体时的声音。那种声音让他惶恐不安。他的城里只剩下哨兵和几个会拿剑的孩子,其他的全和他被困在这该死的大雪里。没有知道谁是下一个被消灭的,所有的军阀都在这儿,等着坐享其成或是强取豪夺。

   布鲁斯给自己倒了杯酒,透明的液体映着火光让他想起哥谭的孩子,那些生活在贫民区的孩子都有一双这样的眼睛——空洞且不安。

   酒从喉咙滑过。

    

 

评论
热度 ( 7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