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The white house (一)

日光灯在他的头顶摇晃着,will 把头埋在胳膊间,好让自己能休息一会儿。

"咯吱咯吱"日光灯在Will 的头顶摇晃着,像身体开始退化的老人,骨头在一个翻身中响个不停。

铁门从上面被打开,鞋跟碰撞在地面的声音传来,Will 微微扬起脖子,水从他的头上冲刷下来,在他的发间嬉戏,亲吻他的脸颊。

日光灯还在摇晃,Will 舔了舔嘴角上残留的水滴,咽了一口唾沫。

Will 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没有饭菜和水,只有每天定点的冲洗,然后便继续被丢弃在这间白色的屋子里,听着日光灯在他的头顶一遍又一遍哼叫。

will 把头靠在墙上,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头皮上让他感觉糟糕透了,他闭上眼睛,回到了他的小溪里。

水跃过will的脚,向后跑去,will将手中的鱼钩甩了出去。那条透明的鱼线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落到了水里。will站在原地,等着那条属于他的鱼上钩,雄鹿在不远处盯着他。

"噇噇"铁门从外面被拉开,鱼从鱼钩边溜走。

will警惕地看着像他走来的人,"请"。will跟着那人走过长长的走廊,一只猫鼬被那人围在脖子上,闭着眼睛,和那一身西装格格不入。

will在餐桌前坐下,一条胳膊正摆在他面前。那人举起酒杯"TI auguro un Buon appetito."

猩红色的液体滑过will的喉间,那人取下脖子上的猫鼬,将它一点点切开,摆在will面前。will垂下绿色的眼眸,猫鼬朝他笑着,染着血的牙齿在一起摩擦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那盏日光灯。

will把猫鼬一块块送进嘴里,他甚至能感觉到猫鼬没有修剪过的爪子在喉咙间留下痕迹。“Good boy ”男人笑着,拿起一旁的手术刀,狠狠捅进了他的肚子。

Will感觉不到血液的流动了,犄角从男人头上钻出,发出咯吱咯吱生长的声音,他用脚踩住Will的手,等着血慢慢染红他的鞋底。他跪在Will面前,把Will搂在怀里“You are my family,Will”

   Will已经听不到男人在说什么了,那盏日光灯在男人头顶摇晃着,咯吱咯吱的,Will看见那座白房子越来越靠近,直到将他和男人全部吞噬……

 

评论 ( 1 )
热度 ( 8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