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拔杯】【am】Make up forever(6)

Merlin 把Will拉进屋里,他的小腿弯曲着,身上满是麝香的味道。

 Will 躺在Merlin的摇椅上,盯着天花板上一道又一道像湖水的波浪一般的裂缝,他能感觉到水从他身下溢出来,然后缓缓浸透他的衣服,抹去Hannibal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

 Merlin弯着腰,他太老了,骨头咯吱咯吱得响着。Will身上的味道他太熟悉了,他亲爱的王子在没有登上王位之前,他身上满是那种欢爱过后的甜腻的味道。

 当然,那种味道后来只属于他们亲爱的王后了。Merlin站起来,他的胡子白得发灰,一直拖到地上。也许我该把胡子剪了,Merlin想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把Will那缠满绷带的小腿搭到一旁的凳子上,吹灭了跳动的烛火。

  Will闭上眼睛,他听到Merlin走出去的声音,那个可怜的老法师想要轻一点,但是他骨头发出的碰撞声仍然将他从那条奔流的小河里唤醒。Will已经感觉不到小腿的存在了,实际上自从跌下悬崖以来,他就无法感觉到它们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Hannibal那栋血腥的宫殿走回来的。

 Will默默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Merlin的烟斗,他享受烟充满口腔的那一瞬间,那种不可言说的被充满的快感,刺激着他。

 烟圈从他嘴里慢慢飘出,那头雄鹿卧在一旁的地板上看着他,那种目光让他想到了他可爱的狗。Will笑了,现在他和那些亲爱的孩子们一样了。

  所有的人都忘了他,他的生活仅剩下那条河和Merlin的破木屋。Jack不会找他分析那些案件了,Alana也不会再看他,他会被一个全新的人替代,或许那个人会成为Hannibal忠实的教徒,又或许会粉碎Hannibal的血腥艺术,无论怎样都不在与他有关,他或许会在百天之后,因为Merlin拙劣的医术死在这破烂却十分舒服的摇椅上,死的时候嘴里还叼着那根烟斗。

   

Hannibal醒来时,那位穿着白衬衫的渔夫已经走了,他用轻柔的步伐走过地毯,关上门,从大门走了出去。那声音轻柔的甚至没有吵醒这位灵敏的屠夫。

  Hannibal穿好衣服的时候,Arthur正在办公室翻看他桌上的草图。

 “Jack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警探蓝色眼睛让Hannibal意外的联想到昨晚的灰蓝色的湖泊。那双漂亮的眼睛会在灯光下变成绿色的树林。

  “Well”Hannibal盯着Arthur,“我们该走了”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评论
热度 ( 8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