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拔杯】一颗糖的番外

  真的受够了刀子,所以尽自己最大努力码了一颗糖(。・ω・。)ノ♡
  食用愉快

 
   Alana来的时候,把那把枪放在了他面前,那把枪上有她的温度,暖暖的,却致命。

  Jack来的时候,把那枚临时警 徽放在他前,“Goodbye”他说着,转过身擦干了不小心落下的泪。

 

他坐在那儿,等着人来看看他,几只狗在他的身边转,一头雄鹿倒在一旁,闭着眼睛。他靠在那儿,想象着自己的儿子和妻子,那个温柔的女人和可爱的孩子是他唯一的慰籍。

  他坐在那儿等着,野风来到他身边,把狗吓得乱窜。那是个女孩,有着漂亮的眼睛,像他的女儿。“Abigail”她说,然后把唇印他的唇上,“爸爸,我是Abigail”他抱着她,看着那一缕缕血从她的脖子里不住的涌出,“救我”她拉住他的手臂,血让他觉得反胃,他推开他的女儿,血染红了她的衣服,“为什么”她哀嚎着,看着逃跑的他,哀嚎着……

 他走了很久很久,那头鹿一直躺在他身边一动不动。他停在了悬崖边,却又像回到了原地。一个男人走近他,他穿着黄色的囚服带着眼镜。他一点点挪动着颤抖地步伐,走进他,跪在他面前,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

 
   狗向他们跑来,在男人的身旁转着,摇着尾巴。男人切下脸上的肉向一旁的树林扔去,狗向肉跑去,把他们留在原地。

 
   男人摘下眼镜,用深邃的眼睛看着他吸引着他。他将唇凑上去,在男人的唇上留下印记。男人笑了,他的视线让他感到灼热。他看到他了!他发疯地逃跑,男人依然跪在原地,看着他狼狈地逃跑,笑着将手术刀架在脖子上。

 “嘶”像是水沸腾的声音,血从男人的脖子里喷出,男人笑着,向他走去,黄色的囚服渐渐变色,一双犄角从他的头顶伸出,他像是在完成一场蜕变。

   男人走近他,把他抱在怀里,他的视线盯着男人变成黑色的肌肤。“My Will”男人颤抖着说出最后一个字母,靠在了他的身上,和他融为一体……

 
  他看着旁边的雄鹿和跑回来的狗,把嘴角向上扬起紧紧地抱住男人刚刚存在过的地方,用陶醉的语气,带着点俏皮说道“ Oh ,my Hannibal”

Hannibal先生终于忍受不了孤独自刎于Will墓前的故事。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