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m的肥皂

汉尼拔真是个好东西

【拔杯】【am】Make up forever (四)

 Hannibal把皮鞋的跟子敲在地上,然后慢慢听着那声音在桥洞里回响。他一下又一下地敲着“嗒嗒,嗒嗒嗒”,他在引诱那个躲在黑暗里看着他的人。

 Will不敢出声,他知道Hannibal发现他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抱着那只脱水的鱼,他仿佛感觉到他在嘲笑着他,用他裂开了的嘴巴。Hannibal又走进了一步,鱼腥味开始弥漫,Will把鱼的嘴巴捂住,好让他不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嘲笑声,可是那条鱼却从他手中溜走,在鲜血里跳跃着,像所有鱼一样,完成他的挣扎。

 Hannibal用猎手的直觉靠近着,他的皮鞋踩在渐渐冰冷的血上,把尸体踢到了一边,然后他便闻到了那股在海里浸泡了许久的味道……

 Will站在浴缸旁,把衬衫一点点脱下来,血和汗混在一起让衬衫紧紧粘在了身上。他赤[裸着站进浴缸,让水顺着头顶一点点滑下来,从脸上滑到脖子又继续从大腿落到浴缸里,像一条巨大细腻的舌头,舔舐着他的身体……

 

 Hannibal把粘稠的肉酱从冒着热气的锅子里盛出来,猪油的香气混着蔬菜和肉从锅子飘到盘子上然后完美的和Tagliateli结合在了一起。

 Will坐在椅子上,拽了拽紧裹在手腕上的小袖口,他讨厌西装,他讨厌那些被束缚在西装和晚礼服下虚伪的灵魂。Hannibal的留声机里依然响着莫扎特的曲子,让Will坐立不安,他仿佛看见从留声机里伸出了一双缠绕着的黑色犄角。他的雄鹿在那儿看着他,踱着步子,用鹿蹄踏着铺着毯子的地板,从鼻子里喘出气来。

Hannibal端着盘子,从雄鹿身边走过,把盘子放在Will面前。那股博洛尼亚肉酱的味道带着几缕鱼肉的鲜美,在Will的面前飘着。他用修长的右手端起一旁的红酒“TI auguro un Buon appetito”

评论
热度 ( 8 )

© 19cm的肥皂 | Powered by LOFTER